花花

冷CP的寂寞

还有萌着息白的小伙伴么一定要来找我玩耍啊QWQ

邱非小天使生快QWQ

[江周]温柔地射杀星星 vol.1

蘑菇园:

喻黄、伞修出没注意

    (一)

这片大陆被月光笼罩着。

在这散发出柔和光芒的星球边上,有一颗星星轻轻晃动了几下。它已经支撑不住自己了,即将在这广阔的星空中黯然地毁灭。

但是它还想再闪耀一下。

如果有谁可以帮帮它……

而就在这时,一发火红色的子弹准确无误地命中了它。它的身体震颤着,身上的星尘从身上抖落下来,伴随着子弹巨大的冲击力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微光。“哇!”这颗星星兴奋地睁大了眼睛,“太好啦!”它欢欢喜喜地带着自己最后的光芒,消融在了空中。

而在距离天空很远很远的一座高塔上,始作俑者收起了枪,拽了拽风衣的衣领,慢慢踱回了自己的屋子。

 

 

周泽楷是星辰射杀手。

星辰射杀手在这个大陆是一个很特别的传说。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这种职业存在,但是总是有人能从各种渠道打听到星辰射杀手的传说。比如说,他们只在夜里出行,用深色风衣裹住自己,一发子弹连太阳都能打落下来。或者他们从不和人交谈,行为冷酷,用眼神进行沟通。还有的说,他们简直……太帅啦!

咳咳。

陆地上的人们也许没有特殊的能力,但是八卦技能总是点满的。

 

 

周泽楷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很久。

他每天坐在高塔的塔顶,观察天上的每一颗星星,然后在太阳即将升起的时候回到自己架在高塔上的小篷子,将缝隙都仔细地盖好。光线没有办法从厚厚的窗帘后透进来,他就在这温暖的黑暗中独自入睡,等到太阳落山再继续坐回塔顶观察天上的每一颗星星。

就这样每天,每天。好像从有记忆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重复着这样的生活。

他曾经试图走下高塔,但是高塔拒绝他的出行。他每下一级台阶,那繁复而下的阶梯就自动将他传送回去。他尝试着奔跑,倒退行进,甚至企图滚着下楼——当然,他出于理智并没有这么做。在一次次的失败之后,他想,就这样吧。反正每一天都有那么多的星星在天空陪伴着他。

于是他再也不曾打开过那扇小门,就这么一直一直,一个人望着天空,望一整天。再望一整天。

 

 

直到有一天,他不小心射错了一颗星星。

 

 

天空中有一颗有点奇怪的星星。它的光芒很黯淡,而且不像其他的星星那样快速地闪烁。它闪一下,其他星星都要闪个七八下了。不过即使如此,它也始终缓慢地,一下又一下,慢条斯理地闪着微微的光。

周泽楷观察了它很久,最终还是决定把这颗星星带走。于是这一天的晚上,他举起了自己常用的那把火红色的手枪,瞄准了目标,随后扣动了扳机。一发带着火焰的子弹从枪口一窜而出,带着一连串迸发的火焰飞速冲向了天空。

突然,有一颗闪烁的特别厉害的星星竟然朝着子弹的方向冲了过去。就好像它自己计算好了速度和轨道,几乎是一瞬间,它和子弹交叠在了一起。火红色的弹丸就这样猛的射中了它。

然后,周泽楷就这么呆呆的,望着那颗不幸被射中的星星,朝着自己的方向飞了过来。

 

 

“哐当”!

高塔坚硬的塔面竟然承受住了这样强烈的撞击。一瞬间闪耀的星尘伴随着因冲撞而产生的浮尘一同扬起,就仿佛高塔上突然亮起了一盏巨大的照明灯。

闪亮的星尘飘散开,从高塔的门缝里钻了进去。在逐渐消散的尘埃中,周泽楷看见有个人扶着墙慢慢站了起来。

 

 

“我靠靠靠靠好疼好疼队长我脖子好像断掉了怎么办我好像要脑震荡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队长你快帮我看看我的头是不是扁了……”

那个人边咳嗽边说话,用手不停地在空中挥舞着想要拂开空中的尘埃。周泽楷懵了一下,不太敢朝前走。

“……要是脑震荡了怎么办我会不会变成呆子队长不要嫌弃我……”那个人絮絮叨叨地抬起了头,在看见周泽楷的时候迅速沉默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是谁?队长呢?”他转了转脑袋打量了一下四周,又念叨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穿越了吗?你谁啊?”

“……周泽楷。”周泽楷认真地回答。

“啊你叫周泽楷?你好我是黄少天,不对这个重点有问题!”黄少天在看到周泽楷手中的枪的时候一下子警觉了起来,“我认得你的子弹,是你把我打下来的!我冰雨呢!卧槽没带!”他向后退了一步,靠在高塔冰冷的围墙边警惕地盯着周泽楷:“我告诉你你不要胡来啊!”

“……不是。”周泽楷摇摇头,微微抬起手——黄少天差点准备从墙上翻出去——把枪收回了风衣里。

“对不起。”周泽楷诚恳地道歉。

黄少天很明显并没有接受这个道歉。

“什么不是?不是要射我的意思?那也是准备射队长的是不是!和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我已经下来了!喂你听我说话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挪开视线!你怎么无视我!”少年在发现对方并没有听他说话的时候炸毛了。

当然,周泽楷并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在考虑今天睡哪里而已。高塔承受住了冲击,可他的小屋却没有。篷子和支架散乱地倒在高塔的平台上,看起来很难修复。但是——他转头看了看通往高塔内部的小门,认真思索着如果在台阶上凑合着睡一觉,那些恼人的阶梯是不是会对他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

他又看着自己的小篷子,有些困扰地歪了歪头。

 

 

黄少天仍然保持着警觉,迅速地顺着周泽楷的目光瞄了一眼。妈呀这惨不忍睹的是什么?他飞快地思考着,一面噼里啪啦地发问。

“这破破烂烂的一堆是什么?不要告诉我是你家?难道是你的犯罪地点?什么情况是我砸烂的吗?还是我过来之前就这样了?你准备栽赃?敢不敢给个回应?”

周泽楷想了想,看着黄少天。“……房子。”他说。过了几秒他补充道,“塌了。”

“我靠这个我也知道!”黄少天觉得简直没法和这人沟通。“给点实用的信息?比如你是谁?这一堆是干嘛的?为什么要射我?”

他顿了顿,觉得这种说法好像不是很好,于是换了个方式,“我是说为什么要攻击我们?为什么我会到这里?”

周泽楷一下面对这么多问题,觉得要一一回答实在是太棘手了。而且就这么几秒的功夫他也已经忘记了对方到底问了些什么,于是就这么盯着他,并且在黄少天又要炸毛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微笑。

 

 

“……我靠靠靠靠!”

黄少天觉得心很累。


TBC

迟来的祝福

杜明生日快乐吖

嗯  和小启子好好过^_^

不能让轮回只有正副队在秀恩爱对叭


你的荣耀不败

我的启明星辰 ☆